凯雷获利5倍终别太保 逾百个投资人将接盘

福建南纺(600483,收盘价2.93元)今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会通过将公司持有的中国太保(601601,收盘价10.48元)100万股有限售条件的A股股权在解除限售条件后予以出售。
  “福建南纺在减持中国太保前发布公告的举动,很大程度上了解读为增强后续出台政策规范大小非的预期。“一业内人士了解到福建南纺发布的公告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叹道。
  福建南纺是中国太保此轮16亿解禁股持有人中的一员,持股总数为100万股。作为中国太保的法人股东,其持股成本已是相当低廉。以昨日中国太保收盘价10.48元/股计算,100万股对应的市值为1048万元。
  “减持前发公告,这在上市公司中非常少见。而对于福建南纺来说,仅持有中国太保100万股,占总股本0.015%,还远远未到规定披露的要求。另外,中国太保近几个交易日日均成交量在2000万股以上,100万股也不会对市场形成较大的抛压。所以,如果仅从减持来看,福建南纺大可没必要在减持前发布公告。”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大小非可怕的减持能量,一直是悬在市场头上的一把利剑,瞬间,市场对于整治大小非、限制大小非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么,福建南纺的举动,对市场是否会有某种意义呢?
  上述人士继续表示,股改时,国家对大小非已经作出承诺,不限制,给他们自由,所以,尽管大小非成了市场祸害,但是国家也不太可能出台限制大小非减持的政策。但是出台规范大小非的减持可能性很大,即对减持信息披露方面作出要求,或提前告知市场,这种针对大小非的政策,现在看来是比较现实、也是最有可能出台的方法。
  “并且,从某种意义上将,这有些类似于三一重工股东带头承诺不减持,福建南纺现在是带头,在减持前披露这样的信息。这意味着市场对后续出台规范大小非的预期增强。”上述人士最后说道。(魏玉卿)

第一农经讯
昨日,福建南纺与霞客环保的重大事项披露颇有意味,其中福建南纺遭减持更是让人疑惑不已。又或者是发送了一个不知意义的信号。

杨倩雯

霞客环保董事长陈建忠辞职

继汇丰控股挥别中国平安(601318,股吧)后,又一著名国外投资者将挥别国内保险股份。结缘7年后,带着超过5倍的投资回报,凯雷终别太保。

霞客环保今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陈建忠于9月26日辞职,辞职后陈建忠仍担任公司董事和总经理职务,公司董事会选举孙银龙担任公司新董事长。

“凯雷总是要走的。”据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美国私募股权巨头凯雷集团计划出售所持中国太平洋保险(601601,股吧)集团剩余全部H股股份,筹资7.92亿美元左右。

据了解,陈建忠持有霞客环保3259.44万股,尚属一大股东了。而此次其的辞职,却是让人一度疑惑公司高管在为减持进行的“裸奔”举动。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凯雷计划以每股30~30.30港元的价格出售中国太保约2.03亿股H股,售价较中国太保H股本周一收盘价31港元折让约2.3%88bf必发唯一官网,~3.2%。接盘者将由超过百位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组成。而凯雷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点售尽中国太保H股,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股价和即将到来的董事会选举是主要考虑。

福建南纺大股东减持1141万股

据了解,在此次出售股权中,美国高盛集团和瑞银集团担任联合账簿管理人。

福建南纺今日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福建天成集团有限公司9月24日减持公司股份1141.4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95%.本次减持后,天成集团持有公司流通股股票6938.6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05%。

凯雷“结缘”太保

“今年以来,纺织行业低迷不已。出口、生产、销售都出现严重下滑现象,而此次福建南纺大股东的减持,无疑不给人透了个信儿——纺织行业很疲惫。”财经专家寒江雪对此表示。

凯雷进入中国太保,始于2004年太平洋人寿出现的偿付能力危机,面对90亿元的缺口,中国太保引进了国外投资者凯雷,2005年12月,中国太保与凯雷共同认购太平洋(601099,股吧)人寿保险增发的9.98亿股,其中中国太保认购4.99亿股,凯雷通过旗下的Parallel
Investors Holdings Limited、Carlyle Holdings Mauritius
Limited认购4.99亿股。增资完成后,凯雷持有太保寿险24.975%股份。当时中国太保披露的信息显示,凯雷认购出资额为4.1亿美元。

第一农经点评:不管是霞客环保董事长辞职,还是福建南纺遭减持,无疑都透露出企业目前尴尬的状况。

2007年中国太保整体上市尘埃落定。当年5月,保监会批复同意中国太保向凯雷新增发行13.333亿股,增资的价格为每股4.27元。保监会当时的公告显示,Carlyle
Mauritius认购2.815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20%;Parallel认购10.517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5.70%。保监会规定外资股东持股时间少于3年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份。与此同时,凯雷向中国太保转让其持有的4.99亿股太保寿险股份,转让价为凯雷当初的认股价。交易完成后,凯雷以总投资约7.4亿美元持有中国太保19.90%的股份。

2009年末,中国太保实现H股上市。在中国太保的H股上市书中载明,经过A股发行的稀释后,凯雷占中国太保已发行股本的比例被摊薄至17.32%。而在H股发行后,凯雷所持有的A股全部转化为了H股。根据中国太保2009年年报,经过了H股的发行及超额配售权的行使,以及减持义务,H股发行结束后凯雷共持有中国太保13.233亿股H股,占中国太保总股本的15.39%。而中国太保称,两家股东Parallel及Carlyle
Mauritius书面承诺其持有的13.233亿股H股自上市之日起,即2009年12月23日起一年内概不转让。与汇丰之于平安十年未减持的情缘不同,A股到H股的转变似乎为凯雷接下来的海外不断减持铺好了路,而凯雷也在之后的减持中逐渐印证了市场对其财务投资者初衷的猜测。

果然,一年禁售期刚刚过去的2010年12月30日,凯雷旗下的Parallel即以每股31.15港元的价格减持中国太保2.16亿股,较日收盘价折价2.96%,套现8.6亿美元,受让方是美国知名资产管理公司Waddell
Reed牵头的基金团。

紧接着的2011年1月7日,Parallel再次以33.45港元/股价格出售中国太保H股约4.152亿股,较当日收盘价零折让,套现约18亿美元。而此次接手方分别是安联集团、美国共同基金Fairholme
Capital和其他投资者。两次减持后,凯雷持有中国太保的股份数从13.233亿股降至6.92亿股。

2011年7月26日,凯雷在1月出售中国太保时承诺的半年禁售期刚刚过去,凯雷以每股30.90港元的价格出售了2.4912亿股中国太保H股,较中国太保当日收盘价31.95港元折价了3.29%,套现约10亿美元。减持后,凯雷持股由6.92亿股减至4.42亿股,占中国太保H股比例由29.9%降至低于20%。

2012年1月18日,Parallel再次减持中国太保1800万股。本次交易后凯雷集团合计持有4.2515亿股中国太保H股,持股比例由5.15%下降至4.94%。当日中国太保H股最高为23.45港元/股。

到了2012年7月20日,凯雷此番以每股25.5港元至26港元的价格,配售了约2.2亿股中国太保H股,较当日收盘价26.9港元折让3.3%至5.2%,套现约7.38亿美元,同时持股比例降至2.4%以下。

股价和董事会换届

成出清时点要素

作为财务投资者,从股票解禁开始,凯雷就不再有留下来的理由,毕竟28港元的H股发行价较之当初4.27元的入股价已超过太多,在凯雷一次又一次地减持中国太保之后,市场关于凯雷将会尽快出清中国太保的传言就不绝于耳。2012年11月底,瑞信集团就发表研究报告指出,预期凯雷投资于短期内会再出售中国太保的最后一批股权,有助其移除部分忧累。

“或许30港元是个心理上的关卡吧。”上述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从2012年的两次出售价格来看,凯雷出售中国太保的价格均低于30港元,甚至低于中国太保H股28港元的发行价,也许凯雷在等待一个相对较好的时机。从近一个月的走势来看,随着大盘的回暖,保险板块的表现亮眼。中国太保H股本周一31港元的收盘价较上年11月末25.4港元的收盘价涨幅高达22%。此次中国太保H股重回30港元/股,在凯雷看来或许是到了放手的好时机。

除了股价因素外,中国太保即将举行的董事会换届或许也是凯雷选择在这个时点出清的一个原因。

根据中国太保《公司章程》规定:“公司召开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三以上股份的股东,有权向公司提出议案。”当然,其中包括提名董事的议案。

据上述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虽然在去年7月之后,凯雷在中国太保持股比例已降至3%以下,但在董事会仍然有2个席位。而战略投资者安联集团由于持股比例不到3%至今在董事会仍无席位。但此次董事会换届后,凯雷的2个董事会席位注定要让出。董事席位不再,股价又上升到心理价位的时候,凯雷的“出走”似乎顺理成章。

如果将此次减持考虑在内,凯雷集团通过6次出售中国太保股权共可筹集51亿美元的资金,从而使得其对中国太保股权的投资盈利可达43亿美元,投资回报超过5倍,或是其有史以来获利最多的一次。

而对于中国太保来说,送走了凯雷,换来安联集团这一基础投资者的增持,以及2012年9月增发4.62亿股H股所迎来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挪威银行和阿布达比投资局三家全球领先的高质量主权基金和长线基金,在资本和业务发展上无疑将为中国太保的未来添翼。getty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