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个新任命与高管限薪令

本报讯(记者 刘嗣晶 通讯员 邓院发 孙璐)自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的“天价年薪”被曝光后,保险公司的高管年薪问题一直备受社会关注。日前,保监会下发通知,严禁国有保险公司向高管发放过高薪酬,并要求中资股份制保险公司也要加强薪酬管理。上周五,中国平安新闻发言人盛瑞生在汉表示,“我们在认真研究这项政策,细心听取社会各方意见,进一步完善薪酬体系。” 
  上周五,中国平安励志计划学术论坛暨颁奖典礼武汉开幕仪式在华中科技大学举行。据了解,中国平安励志计划已经举办了5年,为勉励学子励志报国,励志奖学金是今年首次增加的,共195万元高额奖金重奖15所高校品学兼优的学子。 
  同时,对于平安银行扩展分支机构的计划,“武汉也是平安特别关注的市场,期待银行业务能在武汉实现。”但盛瑞生表示,平安银行进入武汉暂时没有时间表。

  A股险企高管人均年薪215万 400万以上者多是精算、投资、科技岗

从今年1月至12月8日,中国保监会的公开批复显示,对保险企业高管任职批复达880余人,其中保险公司高管760人。批复中有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裁及其副职约130人,占比16.8%;省市级分公司高管置换约110人,占比14.0%。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至少有70多名高管在过去一年里跳槽。
  本月11日,保监会下发《关于保险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08年薪酬发放等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限薪令”),在严格要求禁止保险公司违规发放薪酬的同时,还要求保险公司切实规范高级管理人员的职务消费,暂停实施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针对社会反应强烈的“平安高管6000万元高薪”的问题,“限薪令”要求“其他中资股份制保险公司也要依照本《通知》精神”加强管理。
  一年之内,保监会批复880余名保险企业高管任职,工作量可谓繁重。即使新到岗的每一位高管都符合任职条件,但如此大规模的“走马换将”,对保险业的稳定和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也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一般来说,高管换岗,有的是为了升级,有的是为了加薪,也有的是为了事业发展,还有的是业绩不佳,拍屁股走人,换个地方接着干。我估计,保监会平均每月批复70多名高管任职,不可能一一了解清楚每个高管的情况,大概这种“批复”也就是一种“备案”。但是,保监会对这些高管拿多少薪酬还是心中有数的,不然的话,不可能发出“限薪令”。
  对保险高管的能力与薪酬之间的关系,大多数参保人和老百姓是看不明白的。因为保险公司的牌照不是谁都能搞到的,这是一个相对垄断的行业。很多高管是凭什么任职的,似乎比市长、区长还神。他们拿多少高薪、拿多少股权激励,自然就更让人如坠五里雾中。比如说,马明哲在中国平安拿6000万年薪,其他高管也都拿几千万年薪。这个公司属于股份制,据说外资是大股东,他们拿多少高薪由董事会说了算数。平安的高管们,一个个都理直气壮,认为自己应当拿几千万高薪,至今还未有一人坦承自己拿得太高了,高得脱离国情、民情。
  姑且不论平安高管的高薪开了一个恶劣的头,就是他们的业绩与薪酬是否匹配也始终让人怀疑。
  众所周知,中国平安起家是一家地地道道的国内企业。是全民所有,还是集体所有,我到现在并未搞清。似乎当年国家并没有批准个人搞保险公司,现在恐怕也没有改变,至少平安不是一家私企。虽然通过改制,七改八改,成为中资股份制公司,这个中资到底占多少,还控股吗,仿佛含含糊糊。明显的是改制后高管个人薪酬上了天,比不改制的保险公司高管薪酬高出十几倍不止。究竟是特殊政策使平安高管发了大财,还是个人本事让他们发了大财,这个问题大概困扰所有的人,包括平安的高管。他们以为是自己个人本事太大了,拿几千万年薪都不算多。社会公众根据他们投资富通亏损230多亿的实际情况看,让他们把几千万年薪吐出来都应该,毕竟他们还没有到国外挣钱的本事,而在国内赚的钱又赔出去了,说明他们是耗子扛枪——窝里横。很多垄断、准垄断企业都是靠特殊政策在国内赚钱,职务也是上级任命的,个人却以为自己懂得经营赚钱之道了。我们必须帮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什么时候能到海外去赚上几十个亿而不是赔几百个亿,那时候年薪拿几千万,老百姓心里可能就会舒服多了。

  截至目前,A股上市险企已悉数交出2017年的成绩单。过去一年中,中国人寿(601628,SH)、中国平安(601318,SH)、中国太保(601601,SH)均实现两位数增幅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转型初见成效的新华保险(601336,SH)净利润也同比增长8.9%。

  与盈利状况走势相同,四大上市险企“开出”的高管薪酬也呈现上升态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依据年度报告统计发现,2017年,四家上市险企的102名高管合计获得大约2.2亿元的税前报酬(含部分离任人士),平均计算下来,每人超过21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同去年相似,中国平安依旧包揽了高管薪酬榜的前十位。其中,中国平安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李源祥以及首席运营官陈心颖同时凭借1303.7万元的年薪(税前)领跑。另外,与去年相比,年薪过千万者也由3名增加至5名。

  每经记者 胡 杨每经编辑 王可然

  四上市险企高管薪酬超2亿

  单从盈利情况来看,A股上市的保险公司普遍有上佳表现。中国平安净利润再创新高,达到890.88亿元,同比增长42.8%;中国人寿实现净利润322.53亿元,增幅为68.6%;中国太保的净利润为146.62亿元,同比增长21.6%。

  一般来说,保险公司若取得良好的经营效益,高管报酬也会呈正相关趋势,随之“水涨船高”。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A股四大上市险企合计为102位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含部分离任人士)发放报酬,较上一年度增加12人。整体来说,四家上市公司于2017年合计发放薪酬(税前)大约2.2亿元,与2016年的总额相比,增加幅度接近20%。

  分公司来看,中国平安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其高管取得的薪酬(税前)总额超过1亿元,平均年薪明显领先于其他三家险企高管的平均年薪。不过,对于中国平安的高管来说,想要获得“高薪”,前提是绝对的“尽责”。据悉,中国平安每年会进行两次严格的问责考核,并结合反馈,对高级管理人员进行综合评价,将问责结果与长短期奖酬、干部任免紧密挂钩。

  某保险公司中层人士指出,由于看重新业务价值与内含价值增长,通常来说,险企会围绕这两组指标来考评高管。但是,不同公司的侧重点也会有所不同,例如中国平安这种以“金融+科技”为发展战略的险企,可能会更加关注科技含量。

  不过,根据相关薪酬管理办法规定,上市保险公司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2017年的应付绩效奖励标准尚未确定。受此影响,后续会出现部分高管实际核定薪酬再更新的情况。

  千万级年薪高管增至5人

  而就个人年薪排名来讲,中国平安的李源祥与陈心颖同时拿到了1303.7万元报酬(税前,含个人所得税563.97万元),并列成为四家险企2017年度的“年薪王”。

  从履历来看,李源祥是中国平安的“老将”,早在2004年就已入职,目前身兼中国平安执行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副首席执行官、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等多个职位,亦是平安产险、平安寿险、平安养老险及平安健康险等多家子公司的董事。陈心颖则身处科技序列,如今还担任平安科技董事长。

  一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国平安对金融科技、医疗科技等进行了重点布局,基于人才储备的考虑,科技序列人员获得更多报酬也是比较合理的。

  除上述两位之外,同过往几年类似,中国平安仍包揽了高管薪酬榜单的前十名。包括首席稽核执行官、合规负责人、审计责任人叶素兰,首席投资执行官陈德贤,首席财务官、总精算师姚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马明哲在内的核心管理人员均榜上有名。其中,叶素兰、陈德贤、姚波的年薪(税前)也突破千万大关,分别为1300.13万元、1286.99万元、1103.7万元。数量上,年薪千万级别的高管由2016年的3位增加至2017年的5位。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6年度相比,2017年度保险高管薪酬前十位的阵容并无任何变化,仅座次有所微调。其中,李源祥、陈心颖、叶素兰以及中国平安首席人力资源执行官蔡方方排名上升,叶素兰年薪增幅高达66.66%。陈德贤、马明哲以及总经理任汇川、副总经理陈克祥排名下降。马明哲等三人薪酬出现负增长。

  年薪超400万者多是技术岗

  然而,按不同分类标准来看,保险高管间的年薪其实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在2017年具有薪酬信息的102名高管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从上市险企处领取报酬低于50万元的共有35人,占比约为34.31%;领取报酬在51~100万元的共有15人,占比约为14.71%;领取报酬在101万~1000万元的有47人,占比约为46.08%。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观察,年薪在100万以下的高管几乎全部是独立董事、非执行董事、职工代表监事、股东代表监事等。而年薪400万以上者则多半由精算、投资运营、信息科技等岗位的高管构成。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指出,通常都是技术含量越高的岗位,薪酬也越多,精算师、财务高管等都具备“高薪”特征。另外,整体来看,保险高管薪酬首先存在两大类差异,一种是市场化的,即依据经营业绩或盈利水平来决定报酬金额,另一种是央企按照国资委的要求发放薪资。“对于市场化的企业,高管在分管领域做出多少业绩,会作为内部统一的考量标准。”另外,产寿险行业间也会出现一定分化。他认为:“通常讲,财险公司的资本运作相对于寿险公司要更难一些,如果一家财险公司能实现比较高的投资收益,那么其高管的薪酬会相对高一些。”

  数据显示,四家A股上市险企中,中国人寿高管间的薪资水平差距最小。受核心管理者数量较少的影响,年薪最高的职工代表监事王翠菲与独立董事梁爱诗间仅相差4.52倍,前者年薪(税前)为165.58万元,后者年薪(税前)为30万元。需要注意的是,因“关联方单位薪酬保密义务未提供”等原因,现阶段所披露的高管报酬数据并不能完全代表其实际年薪。

责任编辑:谢海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