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解禁最高潮惊现! 汇顶科技解禁市值超400亿 控股股东已高位套现8.97亿

彭春霞/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陈丽湘  今年以来,汇顶科技(603160)涨逾100%,大幅跑赢市场。截至8月9日收盘,汇顶科技总市值为718亿元,是目前国内市值最大的前五家半导体公司之一。在汇顶科技这场翻倍行情中,基金持续买入,国家大基金已浮盈超19亿元,不过也有股东在陆续减持。  基金持续买入  在一路上涨中,汇顶科技一直受基金青睐。2016年末,仅有27家基金公司合计持有汇顶科技103.4万股股份。而2017年末、2018年末,基金的持仓量分别为107.8万股、695.5万股。今年上半年,汇顶科技继续受追捧,截至6月末,基金持仓量已达1131.26万股。  截至6月末,汇顶科技的基金持仓量最多的是中欧基金、景顺长城,分别持有415.09万股、349.06万股。其中,中欧基金持有的所有股份都是在今年上半年买入的,景顺长城也在今年上半年大举买入,其去年年末时仅持有1.36万股。如果二者7月份以来并未进行增持或减持,那么,按汇顶科技累计涨幅13.86%算,中欧基金的收益约为8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及2018年,汇顶科技的所有大宗交易成交均为溢价成交,且相对当天收盘价的溢价率均在9%~10%之间。其中2018年12月份的两笔超过1亿元的成交,买方为瑞银证券上海花园石桥路,成交价为70元/股,相对当天收盘价溢价9.82%,合计成交额为4.69亿元。  尽管该营业部当时以溢价约一个涨停板的价格大举买入股票,但从汇顶科技最新收盘价来看,如果当时受让的股份至今尚未卖出,那么浮盈已超过一倍。  国家大基金浮盈逾19亿  作为指纹识别芯片供应商龙头,汇顶科技是第一批获得国家集成电路基金投资的企业之一。而汇顶科技也用一路上涨的市值,回报了国家大基金。  2017年,国家大基金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从汇顶科技的股东汇发国际、汇信投资手里合计接过3020万股股份,占汇顶科技总股本的6.65%,一跃进入汇顶科技的前五大股东阵列。当时交易的对价为93.69元/股,合计花费28.29亿元。  受让股份后,国家大基金没有减持过。如果按最新收盘价计算,国家大基金目前的持仓市值约为47.56亿元。如果加上汇顶科技2018年7月份的10派5元分红、2019年7月份的10派6元分红,国家大基金分别获得1510万元、1812万元分红,对比成本目前已浮盈19.6亿元,收益率为69%。  获益颇丰的还有汇顶科技的员工股权激励。资料显示,汇顶科技自上市以来发布过几次股权激励计划,其中,2017年5月份授予1185.83万股期权,行权价格为47.99元/股;2018年3月份授予325.13万股,行权价格为48.04元/股;2018年9月份授予983.44万股,行权价格为84.22元/股;2019年5月份根据不同的激励对象,分别授予了77万股和222.35万股。  按目前汇顶科技的股价来看,已行权的股份浮盈不少,尤其是从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的股权激励计划中行权的股份,如果还没卖出,持仓市值早已翻倍。  分析师看好  汇顶科技是一家基于芯片设计和软件开发的整体应用解决方案提供商,目前主要面向智能移动终端市场提供领先的人机交互和生物识别解决方案,产品和解决方案主要应用于华为、小米、一加、魅族、OPPO、vivo等国产手机。指纹识别芯片、电容触控芯片是汇顶科技的两大业务,每年这两项业务合计贡献公司99%以上的收入。  汇顶科技近几年的指纹识别芯片业务表现突出,从2015年的2.6亿元持续增长至2018年的30.84亿元,三年间增逾10倍,已成为汇顶科技的最大收入来源。值得注意的是,该业务的毛利率持续上升,从2015年的34%上升至2018年的51%。  自4月份以来,机构仍然看好汇顶科技,包括中信证券、申万宏源、联讯证券、中泰证券、东方证券、兴业证券等券商分析师,一致给予汇顶科技“买入”评级,给出的目标价在130元~190元之间。  分析师的一致看好,给汇顶科技的二级市场注入了信心,同时A股市场也很给力:8月9日,汇顶科技最新收盘价为157.49元/股,距离历史最高价175.09元/股仅一个涨停板。  重要股东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汇顶科技的一片叫好声中,有企业高管等重要股东在持续减持。查看汇顶科技的重要股东买卖记录可以发现,2018年末以及今年上半年,是汇顶科技重要股东减持最频繁的时期。2018年11月开始,公司前十大股东中的济宁汇信信息科技合伙公司和汇发国际有限公司进行了多次减持,合计减持2191.5万股。  上述在2018年底溢价成交的逾4亿元大宗交易,减持者正是汇顶科技的第四大股东济宁汇信信息。根据公告,当时除大宗交易外,其还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合计减持了750万股,错过了汇顶科技今年的翻倍行情。  近期汇信信息继续减持。5月份,济宁汇信信息披露减持公告,拟在5月9日至11月5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456.65万股。截至目前,其已减持逾100万股,其中,6月份减持132万股,8月8日减持10.28万股。减持后,济宁汇信信息的持股比例已降至5%以下。  此外,汇顶科技2018年报中的第十大股东霍尔果斯汇持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也在2018年末减持748万股股票。

图片 1

原标题:大基金高管泄密,女牛散4700万“all in”!牛股长成了,她却输惨了

10月17日,指纹识别芯片龙头企业——汇顶科技(603160.SH)将解禁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形成的部分限售股2.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22%。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入股上市公司,通常是A股价值投资风向标。

在本周(10月14日至20日),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包括顶科技在内的49家个股迎来解禁,涉及股票总数为42.91亿股,解禁市值达1623亿元。

如果有大基金要入股一家芯片上市公司,是不是利好消息?这还用说!

另据公开报道显示,本周这次解禁潮涉及规模为今年以来单周最高。《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汇顶科技是除迈瑞医疗外解禁市值排名第二的上市公司,对应市值超过400亿元。

所以,闻得风声的牛散王萍,早于大基金入股之前,拼凑4700万元全仓干了进去。

某私募机构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限售股流通后,大股东的意愿和资金需求对股价影响变大,尤其是股价上行过大过快时,减持意愿大概率会增加。

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控股股东涉及解禁股 已高位套现8.97亿元

刚刚,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书就讲了这么个故事。

一位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东持有的限售股成本很低,解禁上市流通后获利空间很大,可以随时抛售套现。

行政处罚书显示,两年多前,一芯片上市公司股东解禁,联系大基金接盘期间,大基金的管理人(GP)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华芯投资”)的副总裁泄密,与之关系密切的前同事王萍,在知悉内幕信息后斥资近4700万元杀入该股。

在东方财富统计的本周(10月14日至20日)49家迎来的解禁个股中,解禁股数占总股本比例最高为顾家家居,14日有4.5亿限售股上市流通,占总股本的75.23%。

结果,女牛散亏损396万元,被罚款55万元。而大基金受让6.65%股份后按兵不动,汇顶科技股价已飙升至260.27元,账面浮盈1.8倍。

另外,迈瑞医疗在16日解禁3.78亿股,为解禁市值最大的企业,涉及市值超过600亿元。16日解禁当天,迈瑞医疗收盘时报172.13元/股,跌4.29%。

小股东解禁,约大基金接盘

据汇顶科技于10月12日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部分限售股上市流通公告》(下称《流通公告》)及《中金公司关于汇顶科技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限售股解禁上市流通的核查意见》显示,2016年10月17日,汇顶科技以19.42元/股首次公开发行4500万股在上交所上市交易。

故事发生在公司上市一年后,小股东股份解禁之时。2017年10月17日,汇顶科技6名原始股东的限售股解禁。

上市后,汇顶科技总股本为4.45亿股,其中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为4500万股,有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为4亿股。

为避免解禁后股东无序减持造成股价波动,汇顶科技董秘根据董事长的指示,自2017年6月左右开始征询股东减持意愿和减持方式,先后了解到深圳市汇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系汇顶科技员工持股平台,简称“汇信投资”)、深圳市汇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系汇顶科技员工持股平台,简称“汇持投资”)及汇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简称“汇发国际”)均有减持意愿。

在10月17日上市流通的限售股为汇顶科技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形成的部分限售股,上市流通限售股数量为
2.15亿股,涉及股东为公司控股股东张帆 。

于是董秘开始统筹安排解禁股减持工作,并于8月联系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管理人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华芯投资”)的相关人员,就大基金受让汇顶科技减持股份的事项进行沟通。

按照16日收盘价193.88元计算,汇顶科技解禁的限售股对应市值416.8亿元,为解禁市值排名第二的上市公司。

2017年9月5日晚,公司方面与华芯投资副总裁高某涛等在深圳会面,双方初步确定合作的前提条件为大基金受让5%以上汇顶科技股权且有董事席位,投资规模尽量在30亿元以内,同时由董事长增持1%。

在10月12日汇顶科技发布《流通公告》后,14日、15日两个交易日收盘时,股价分别跌0.85%、2.82%。另外,15日汇顶科技公布了《股权激励限制性股票回购注销实施公告》之后,16日收盘时,汇顶科技股价上涨0.35%。

9月13日,双方在成都商定了股权减持建议方案,内容为汇发国际、汇信投资、汇持投资向大基金协议转让合计汇顶科技6.64%的股份,汇发国际向公司董事长大宗交易转让汇顶科技1%的股份。

另外,汇顶科技在《流通公告》中提到,根据上市时招股书,张帆承诺,2019年可减持数量不超过本次解禁限售股数量的10%,即
2153万股。

10月中旬,汇发国际母公司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华芯投资、汇顶科技三方就股权转让条款进行磋商,并于10月18日前确定大基金采取协议转让方式分别受让汇发国际、汇信投资所持汇顶科技股份22,712,917股(占比5%)、7,487,083股(占比1.65%)。同时,董事长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受让汇信投资、汇持投资所持汇顶科技合计1%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9月7日,汇顶科技发布的控股股东减持股份结果公告显示,2019年08月02日至09月06日,张帆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5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6%。

11月21日,汇发国际、汇信投资与大基金三方确认以当日收盘价104.1元的90%即93.69元为成交价,并于次日下午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汇顶科技于11月22日晚上发布股东权益变动相关公告。

在控股股东减持公告中提到,张帆减持其通过二级市场大宗交易方式获得的全部无限售流通股份454.2万股,减持价格区间在186.58元/股—205.8元/股,共计8.97亿元。

翻看权益变动书显示,大基金本次收购“汇顶科技”的股份,是为了发挥大基金支持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引导作用,支持汇顶科技成为国际领先的触控芯片和指纹识别芯片设计公司,进一步提升其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平,推动汇顶科技产品的产业化应用,形成良性自我发展能力,带动国家芯片设计产业的整体发展,同时为大基金出资人创造良好回报。

除了张帆外,今年,股东汇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济宁汇信信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相继减持继减持汇顶科技股份,涉及金额8.31亿元。

至此,大基金受让汇发国际、汇信投资所持的汇顶科技5%、1.65%股权在公开前属于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7年9月13日至2017年11月22日。公司方高管以及高某涛等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上述私募机构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限售股流通后,大股东的意愿和资金需求对股价影响变大,不确定性加大,尤其是股价上行过大过快时,大股东减持意愿大概率会增加。

大基金高管泄密,老友全仓杀入被罚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汇顶科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张帆将如何处理这部分限售股,目前公司没有收到相关通知。而就公司的股价是否会受到影响,该工作人员表示,因是正常事项,是公司必然经历过程,所以股价不会受到解禁的影响

本次交易的关键人物高某涛,作为华芯投资副总裁,全程参与了大基金受让汇顶科技股权事项的筹划、决策、执行等阶段的相关工作,是本案内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时间为2017年9月13日。

此外,在限售股上市流通后,汇顶科技首次公开发行 A
股股票形成的有限售条件流通股份将全部转为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份。剩下的有限售条件流通股份全部为汇顶科技股权激励计划中尚未解除限售的限制性股票。

当事人王萍,女,1979年10月出生,曾在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工作,期间与高某涛曾为直接上下级关系。离职后双方保持密切联系,经常就生活、工作事宜沟通交流。

上半年净利激增8倍 千亿市值风光仅维持两日

不仅如此,王萍还撮合过大基金入股其他公司。

作为芯片企业,汇顶科技扮演的“角色”为手机指纹识别芯片厂商,目前指纹识别芯片和触控芯片为公司营收的两大来源。

2017年9月至12月,因大基金拟入股另一家公司苏州国芯事项,王萍作为中间介绍人与苏州国芯的第二大股东泰达科技进行沟通,同时向高某涛报告进展情况,并于2017年11月12日与高某涛一起去天津与泰达科技相关人员面谈。

在苹果手机取消指纹识别,引入Face
ID,并随着手机“全面屏”时代来临,汇顶科技决定与苹果进行一场“豪赌”,转战屏下光学指纹技术。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王萍与高某涛有过9次通话和1次短信联络。

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汇顶科技的屏下光学指纹方案应用在华为、OPPO、vivo、小米、魅族、联想等64款机型。

王萍涉案账户资金主要来源于家庭投资、理财所得。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王萍于2017年9月22日至11月16日买入“汇顶科技”合计451,746股,成交金额4696.75万元,期间无卖出,经计算亏损396.24万元。

而在这一时期(2019年上半年),汇顶科技实现净利润较上一年同期增长8倍,扭转此前业绩增长乏力的疲态。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掮客的王萍,称得上是牛散,不止一次登上过A股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如在2015年三季度、2017年三季度分别成为“安彩高科”“泰禾光电”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

在这样亮眼业绩下,GIC PRIVATE
LIMITED(QFII)、全国社保基金五零三组合现身在汇顶科技2019年上半年财报所列的前十大股东之中,合计持股1196万股。

“安彩高科”2015年三季度股东榜,王萍上榜第十大股东。

另外,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357只基金持仓汇顶科技,占流通股的比例达9.5%。

王萍在听证申辩中提到:当事人倾向于中长期价值投资,认准后投入资金较多,且不断追加,风险偏好较高,且对非常看好的股票会重仓持有。

在资本市场上,汇顶科技表现毫不逊色,股价从年初(1月2日开盘)77.88元/股一路高涨,9月24日盘中一度触及231.8元/股,达到历史最高位。

证监会复核后,对申辩意见不予采纳。其中提到,当事人于2017年9月22日至11月16日期间卖出“安彩高科”“泰禾光电”“杭州解百”等8只股票,全部用于买入“汇顶科技”,买入金额合计高达4696万余元,且11月16日其持有“汇顶科技”市值占账户总资产比例接近100%。由此可见,当事人在涉案期间买入“汇顶科技”的金额及资产占比均明显放大,且其在内幕信息敏感期除申购新股外仅买入该股票,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当事人关于其交易习惯的解释不足于否定涉案交易行为的明显异常。

在前一天(9月23日),汇顶科技收盘时报224.38元/股,按照总股份4.56亿股计算,市值达到1023亿元,跻身到A股千亿市值“俱乐部”。

最终,证监会决定:对王萍处以55万元罚款。

到了24日,汇顶科技继续保持着千亿市值。然而,好景不长,9月25日,汇顶科技收盘价报212元/股,市值再次跌破1000亿元。至10月16日收盘,汇顶科技总市值为884亿元。

有意思的是,大基金入股汇顶科技后也曾一度浮亏30%以上,但2019年后,随着科技股行情爆发,汇顶科技股价持续上涨,不断创下新高,2019年以来累计涨幅达2.6倍,大基金账面回报约1.8倍!

事实上,汇顶科技经营及资本市场上良好表现,得益于屏下光学指纹技术得以大量商用。不过,这也变相反应出其存在的问题。华西证券研报显示,汇顶科技新产品研发进度低于预期,行业竞争加剧导致产品价格存在快速下滑的风险。海内外竞争对手日渐加入,其技术水平也不断成熟,未来芯片产品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同质化,从而导致市场价格下降、行业利润缩减等状况。

这个故事的弦外之音声声震耳:内幕交易不可取,价值投资才是王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