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卡刷100元返现50 监管缺位遇套现尴尬

天津旧医保卡停发 新社保卡开发(资料图)   詹丽冬
  细心的读者可许会发现,身边的药店越开越多,而药房里可选购的商品也从药品拓展到食品、化妆品。药店各种会员积分促销活动,令不少持有医保卡的市民各取所需,流连忘返。
  “医保卡也就一点钱,拿来看门诊有时候都不够,存着利息也很低,不如花掉买些有用的东西。
  ”刚参加工作两年的刘小姐在某药店对记者坦言。据记者了解,目前持医保卡到药房购买“杂货”现象越演越烈。而医保卡设立的初衷,是帮助普通百姓储存一笔“保命钱”以备不时之需,但实施以后却引发了不少问题。
  对此,广州医保中心何主任表示,持医保卡买杂货或者套现都是违规的行为。有专家学者建议,将医保卡个人账户一起纳入到社会统筹里面去,社会统筹以外的门诊费用,则采取自付或者报销的方式。
  现象:刷卡买杂货很普遍
  “每次去药店买药,都能看到师奶们大包小包拎着一大堆食材,排着长队去刷医保卡,她们买的都是冬菇、油米等,根本就不是去买药”,读者林先生向信息时报反映道。<<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链接:   医保统筹两年内实现医保“一卡通”
  医保卡买622种药可少付钱   人保部:全国将推广医保一卡通

每经记者 王雅洁 发自北京

要规范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当务之急是严肃审批,然后再“消肥去肿”。最关键的是,要从实际效果与保障功用的角度,重新审视医保卡的制度设计,找到一个改弦易辙的好办法。

“你拿你的医保卡去开药,开100块钱,我返给你50元,你如果开1000元,我返给你500元。”8月12日,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需要套现医保卡的名义,致电一名北京药贩子时,对方表示,开得多,优惠多,返现比例还能再商量。

近日,一些读者向编辑反映:省城济南的一些“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成了百货店,从两三元一个的浴帽,到单价过千元的海参,甚至散装的麦片、红小豆都可以过秤销售,俨然成了一个个红火的超市。而其红火的背后,却是医保卡严重的违规乱刷行为。

按制度设计初衷,医保卡本应被百姓视作“救命钱”而爱护不已,何以遭遇套现的尴尬?有专家认为,原因在于医保卡的“医疗保障”功能缺位,个人账户资金太少,对看病作用有限。

当人们用买药的钱买了红小豆或其他生活日用品后,我们应该怪罪医保卡的持有者,还是处罚利益驱动下的违规药店?对此,记者进行了实地暗访,发现医保卡的金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医疗保障作用比较有限,也许已经到了不改弦易辙不行的地步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医保套现是指个人账户的资金套用,绝大多数国家的医保资金都是纳入社会统筹的,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共济的作用,因此,取消个人账户是大势所趋。

一些定点药店“假正经”

医保卡“救命钱”套现不绝/

8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济南市解放路路南的两家药店,一个是泉城大药店,一个是老百姓大药房,两者都属于“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对待医保卡的刷卡问题,两个药店对医保卡“欲迎还拒”,可谓“假正经”。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实行医保制度改革,医疗保险分为统筹基金和个人账户两部分,前者主要用于支付住院费用,后者主要用于门诊,且个人账户可以累积、继承。医保卡作为个人账户结算的工具,专为支付参保患者门诊治疗、购药之用,而现在,这一制度受到层出不穷的套现手段的挑战。

在这家泉城大药店里,记者挑选了“舒肤佳”香皂、“潘婷”洗发膏,花费了39.6元钱。记者问旁边的销售员:“买这些东西能刷医保卡吗?”她说:“不能,刷银联卡可以。”记者对此表示了“不满”,她立即压低声音说:“你可别再问了,你这么个问法儿,人家谁也不敢给你刷(医保卡)!”

“你拿你的医保卡去开药,开100块钱,我返给你50元,你如果开1000元,我返给你500元。”8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需要套现医保卡的名义,致电一名北京药贩子,对方表示,“你如果一次性开一万,我就能返现你五千,开得多,优惠多,返现比例还能再商量。”当记者质疑现在北京部分公立医院已经试点医药分开,一次性开药金额存在限制,应如何规避时,对方开始警惕,连问两遍“你问这个干吗”,便立即挂断电话。

“你买的东西不在医保范围之列,所以医保卡不能刷。现在好多暗访的,你这么大声地问,别的地儿能刷也不敢给你刷了。”这位销售员继续悄声地解释说:“你要是不问的话,我就给你刷了。”等到记者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则比销售员痛快得多,明确告诉记者:“可以刷医保卡,省医保卡也行”。

日前,湖北武汉也曝出一起医保卡套现的新闻,和北京不同,武汉是药贩子本人直接去“定点合作”药房刷卡套现,再以低价卖出药品,供医院回收从中赚取差价。

在老百姓大药房,记者选购了“吉利威锋”剃须刀、“金元宝”燕麦片、“利兵”防水浴帽。到了收银台记者问:“能刷医保卡吗?”收银员看了记者一眼,说:“不行,只能用银联卡或者现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在套现的过程中,有一些药贩子做起了门户网站,上述北京药贩当天就向记者推销过自己的网站,表示能够收取的药品种类在网站上都能搜到。

这个像超市一样的药店,对医保卡的使用真的那么严格吗?答案是否定的。记者随即喊来一位朋友,到这家药店选购了一些生活用品。结账的时候,这位朋友直接拿出自己的医保卡,结果“顺利过关”,收银员也没有提出异议。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除了北京、武汉,江苏、广东、河南等区域亦一直存在“救命钱”被套现的现象,而且,除了贩卖药品,还能直接从药店刷卡选购高压锅、洗脚盆等物品。

类似的情况,还存在于济南三九医药连锁开元店(位于济南市环山路)。8月10日上午,记者就在该药店用医保卡购买了一种饮料。

问题的另一焦点在于,药贩子在违规套现过程中获取的药品,流向了哪里?

医保卡资金形同“零花钱”

“以前是流向了一些小医院,或者通过专门的医药中介,重新包装卖出去。但现在管得严,我最近没见过。”8月12日,一名县级公立医院办公室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8月9日下午,记者拨打了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热线电话12333,工号为2710号的话务员表示:“医保个人账户里的钱都是你个人的钱,相当于你本人的现金,但是不能购买洗发膏之类的东西,这些行为不符合规定。”

此前,苏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因为医院和正规药店的规章制度比较严格,都有正规进药渠道,回收来的药品流入这些地方的可能性比较低。

在她帮助下,记者找到省里《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管理工作的通知》(鲁社保发〔2005〕8号),文件称:“个人帐户是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的组成部分,只能用于支付在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发生的医疗消费,不能用于食品、保健品及其他日用品消费支出,不能使医保卡变为购物卡。”

据苏州当地监管部门了解,回收药品的主要流向是城乡结合部、偏远地区的小诊所、小药店。“药贩子低价收购药物,再转手卖到这些地方,从中赚取差价。”

所谓“个人账户”就是医保卡。济南医保业内人士王先生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分为两部分,个人账户和统筹账户,个人账户由个人支配,统筹账户则由医保部门掌握,用于门诊、住院等费用的报销。在基本医疗保险基金之中,个人账户所占的比例非常小,数额也不大。

一名地方社会医疗保险中心的工作人员认为,个别市民用医保卡套现,看似得到了实惠,但以市价买药,再打折出售,个人账户就遭遇了“缩水”。

记者调查中发现,医保卡的资金,少者每月只有37.86元,多者也就100元、200元左右。济南阳光100小区居民王先生说:“每月一百多块钱的医保卡,只能算是一种小钱儿。有了病也不能指望它,所以只能把它当零钱花掉。”

建议取消个人账户 划入社会统筹/

他甚至觉得,“医保卡变身购物卡”固然违背了相关规定,却带来了生活的便利,在买药的同时买到生活用品,一站购齐比较省事。

《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非法收购药品,对在经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核准地址外的场所现货销售药品、储存药品的行为将没收违法销售的药品和违法所得,并处违法销售药品货值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触犯《刑法》的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跳出“鸡肋”还需完善制度

有专家认为,医保卡持有人屡屡主动套现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个人账户的功能不清晰,另一方面是因为对个人账户的监管成本太大。

医保卡的资金要么“不够用”,要么“用不着”,地位确实很尴尬,甚至成为一种“鸡肋”。济南50多岁的徐老师患有前列腺炎,医保卡里的钱全部用来买药还不大够用。而济南刚结婚的孙女士,一个月也买不了一次药,每月医保卡里不多不少的钱,只能顺手花掉。

长期以来,医保卡的“医疗保障”功能缺位,医保个人账户资金太少,主要用于门诊医疗,对于患有慢性疾病的患者来说,主要还得依靠社会统筹基金。加上看大病时个别医院不主动告知,走的是门诊而不是住院渠道,报销比例及政策惠及面更是有限。

社会学学者何雪松认为,医保卡的作用等同于现金,现金不用是会贬值的,所以刷卡购买生活用品对顾客有利;违规药店通过乱刷医保卡的顾客,增加了店面的营业额。如此看来,乱刷医保卡基本属于“没有受害人”的违规行为。同时,由于医保卡资金在医保资金中的比例很小,一般不会导致“有病没钱医”的后果。

如果要对个人账户进行监管,就必须建立信息网络,对每笔消费进行监督、审核,这样一来,技术成本、人力成本就会很大。所以,很多地方都无法对个人账户进行有效监管,甚至有些地方放开了对个人账户的监管,群众可以随意使用。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基本医疗保险的作用是保基本、保大病,作为基本医疗保险组成部分的医保卡,是否应该继续存在?”医保卡对大病的保障作用比较有限,我国已有取消医保卡、资金归入统筹账户的先例。他认为,普通疾病的日常用药,可以归入日常消费范畴,不必设置补贴制度。得了较重疾病,患者们可自行到门诊就诊或住院解决,此刻,统筹账户就可发挥作用。

郑秉文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人账户的存在导致了账户滥用的恶性膨胀,分散了医保制度的资金统筹能力。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医保资金都是纳入社会统筹的,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共济的作用,因此,取消个人账户是大势所趋。

同时,他抱怨济南的定点药店、定点医院太多太滥,一些小的药店、民营医院也获得了审批,成为基本医疗保险的定点零售药店、定点医疗机构。一些小型的不正规的医疗企业,可能就是靠着“医保定点”资格、靠着违规操作来过日子。

医疗保险统账结合这一制度设计的初衷,本来是引入个人责任机制,以约束“第三方支付”行为,增强制度的财务可持续性。但是在实践中,个人账户没能起到相应的作用。

何雪松认为,对于顾客、药店的违规趋利行为,政府部门要避免陷入“一只猫捉一群耗子”的游戏之中,不要顾此失彼、得不偿失。业内人士则表示,如果真要规范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当务之急是严肃审批,然后再“消肥去肿”。最关键的是,要从实际效果与保障功用的角度,重新审视医保卡的制度设计,找到一个改弦易辙的好办法。

对此,郑秉文解释称,在“第三方支付”的制度作用下,容易产生“合谋”的行为,个人账户就很容易成为破坏医保制度财务可持续性的一个“根源”。这一方面是“第三方支付”制度框架下受利益驱动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由大环境造成。而在医疗保障里存在“第三方支付”,这个问题不克服,个人账户的滥用问题就难以克服,这时,越强调账户的私有性,滥用问题就会越严重。

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医疗保险资金都是采用现收现付模式,最大的优势就是社会共济的作用,也就是说,统筹的层次越高、统筹的范围越大、统筹的资金越多,这个制度的效率就越高。那么,从理论上讲,为了提高统筹能力,就应该取消个人账户,统统划入社会统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