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圈钱 平安何辜(4)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8日 15:19 《保险经理人》

“股灾,谁之过”,坊间几近一词,是制度和政策因素交替作用所主导的选择性调控必然产生的结果,尽管还有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等其它缘故。在亿万股民为制度之殇“买单”之后,轮到监管层为过度透支的政府信用付出代价,且代价大到可能需要一个漫长震荡期才能逐步清偿并在彼此间建立起新的信托责任关系。由于先期定位的严重偏差,重投资轻回报成为A股常态,资源倾向性配置愈演愈烈,“逆淘汰”效应凸显,伴随着一大批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倒在黎明前夕,同样从海外投资全线溃败(乃至血本无归)的某些低效”巨无霸”借并购重组政府注资等各种渠道,不断上演”圈钱”好戏,且屡屡得手,区别只在淡季抑或旺季,”昼伏”为了”夜出”,却从未放弃过疯狂套利的冲动。
  追求利益最大化乃人之天性,更是产业资本至高目标,借道新兴+转轨的中国股市,一切梦想成真,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被演绎到极致,在制度性缺陷(未必都是障碍)的护佑下,总有某些”高资质低能力”企业能抢得先机,要风有风,要雨得雨,随心所欲而不逾距,盖因”距”本身出了问题–管理层将本属正常的履职之道”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意无意地转换成”不作为,乱作为”,甚至”反向作为”,导致了市场基础被侵蚀或股市游戏规则(”距”)被颠覆,除此之外,还能有别的结果吗?!笔者在前文中曾说过,这种颠覆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渐进过程,”润物细无声”,但集中表现为”有规则不依、无规则可依和随意修改规则”这三种状况。谓予不信,可拿中国平安”天量融资案”佐证,不仅因为它是公认的垂直打击沪深股指最大”元凶”之一,强烈折射出监管工作盲区,而且迄今未听到一声道歉,甚至不愿明确放弃再融资计划,仍在语焉不详地诿过塞责。
  作为金融保险类巨擘,中国平安乃世界500强之一,曾稳居沪深300前三甲,首发H股,2007年2月2日以33.80元发行价回归A股,随后一路攀升,最高摸149.28元,继而步中石油后尘,亦性情大变,持续下滑,尤其在1600亿融资计划披露后,率领A股直捣黄龙,腰斩复腰斩,最低探至19.90元,较最高点跌去86%,名副其实”空军司令”。令无数中小投资者惊魂甫定的”平安之旅”,堪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的经典样本,其一厢情愿增发16亿股近1600亿元(按当时市值)的融资计划,在牛转熊端倪初露(沪指已由6124点下滑至4535点)的背景下抛出,无疑一大昏招,最终被证明害人不利己,惨套股民不说,公司经济效益和商业信誉亦损毁殆尽。考虑到此前平安回归A股发行11.5亿股已融资388.7亿元,一年间未派发分文红利,却狮子大开口,试图通过圈钱再造”一个半平安”,按一网友形容,这哪是将股市当作提款机,整个儿私家印钞厂,将1600亿转换成百元纸币,可载满16节车皮,令中等规模印钞厂忙活个把月,即使在”融资重于一切”以及拥有行政溢价特权上市公司不乏其人的A股市场,也算得上史无前例。还有更离奇的,面对如此张狂的”恶意圈钱”行为,一向热衷于对投资者进行”风险教育”的管理层,却表现出难得的从容淡定,以”尚未进入报批程序”为由,顾左右而言他,虽”不支持恶意圈钱”,重音却落在”企业融资是股市基本功能之一,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在正式上报前,证监会不便干预”上,或许意犹未尽,某副主席倒也快人快语,”中小股东如不赞成上司公司融资,可以用脚投票嘛”,态度如此暖昧,使得坊间猜测平安集团已在预沟通阶段与管理层达成默契甚至借此动作配合A股”挤泡沫”的声音不绝于耳。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接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顺理成章,尽管舆情沸腾,政府信用一点点流失,无奈”沉默的大多数”,只能眼巴巴地坐视其乱。3月5日股东大会上,平安增发方案以83.5%赞成票通过,中小股东毫无还手之力,除两家基金外,所有机构均临阵倒戈投了赞成票,H股股东无须参加融资,更是乐见其成;复牌后两日行情,完全证实坊间猜测,投赞成票的大股东和机构其实并不看好后市,不过借”利好”出货,当天诱多,翌日便狂抛,沪指以下跌6.5%报收,将跟风盘(多为中小散户)狠狠戏弄一番。最令人不解者,股东大会上依然不说明融资用途,董事长闪烁其词,借口”商业机密,防止对方伺机抬价”,将投资方向瞒住所有可能的出资人,而83.5%赞成票则在懵懂状态下代表全体股东予以放行。讳莫如深背后有隐情,只为掩护一项极具风险的投资决策,据报载,平安提出增发计划时,其投资荷兰富通1.2亿股权已发生浮亏,至6月30日,初始成本238.38亿元已缩水至133.14亿元,累计亏损达105亿元,但平安声称拟长期持有,无需对该投资计提减持准备;到11月28日,按富通股价每股0.73欧元计,其市值已缩减95%,平安不得已一次性计提了约157亿元的减值准备,导致第三季度巨亏78亿元,也意味着最初238亿投资仅剩下10亿元,真乃血本无归。面对无可挽回的败绩,董事长马明哲口气渐软,不再辩称”对得起6千万年薪”云云,一边”将营销业务重心转向国内”,一边率领部下走上以卵击石的漫漫维权路–向荷兰政府寻求赔偿。仿若每投必不中被人们传为笑谈的中投公司,在投资黑石30亿美元和摩根士丹利50亿美元相继缩水85%和77%之后,其负责人亦尴尬改口,变”我们注重的是中长期收益,不在乎一时盈亏”为”欧美国家政策不明朗、不确定,我们不敢再投入其金融机构,如果他破产,我将一无所有”。回想起平安在诸多诡谲因素(包括用脚投票)驱动下,心犹不甘地搁置了1600亿融资计划,无意间避免了一场可能导致企业破产清盘的灭顶之灾,庆幸之余,众多投资者至今战粟不已。
  当欧美金融海啸猝然袭来,不慎卷入漩窝中心的平安、中投等大可感叹”生不逢时”,继续文过饰非,却从未真正触及问题要害–利用监管漏洞和信息不对称,少数拥有圈钱特权的低效公司,与A股市场互为因果地激发资金错配倾向,导致劣胜优汰,反向运作,周而复始,才是一切风险的可怕之源。与成熟市场相比,A股制度性缺陷显而易见,以平安融资为例,在全无分红情况下,罔顾市场承受力,拟融资超过1600亿,明摆着”恶意圈钱”,管理层却一直”不予置评”,放任纵容,甚至以”恶意还是善意”这类伪命题混淆视听,此其一;尚未建立健全投资决策体系和相应自律监督机制的上司公司,在投资海外已现浮亏状态下,一意孤行地”挖肉补疮”,且数额巨大,加上分类表决权迄未赋予中小股东,貌似规范的表决程序掩藏着极大不公,拒不说明资金用途明显有违上市公司必须公开披露企业重大信息的规定,对这一切,监管之责究竟该由谁来履行,此其二;按国际惯例,增发股价应为(或接近)董事会宣布再融资之前该公司股价,倘股价滑落(遑论大幅度)则证明市场不欢迎,再融资当自动中止,而平安在自己股价被腰斩之后,仍不依不饶,继续以”调整额度”或”暂停半年”等方式纠缠,向市场高举”达摩克利斯剑”,扮演”准大小非(限)”角色,这方面的约束规定和监管手段又体现在哪里,此其三,当然还有很多。
  概言之,市场效率和商业信誉同时丧失,乃”平安之旅”带给我们的沉重教训,凸显制度之殇的中国资本市场确实险象环生。连科学评估标准和透明有效的契约关系及执法体系都未能建立,这样的股市很难让投资者放心,进而怀疑制度、机构、管理层能否维护自己权益,只能按趋同的价值判断,一次又一次地地用脚投票,A股市场大起大落,牛短熊长病间歇发作,投机性愈演愈烈,便丝毫也不奇怪。鉴于黯然转向的平安保险在”明哲保身”之后,不见一句道歉,更不愿对匪夷所思的高官薪酬作出”减持”承诺,成则”问心无愧”,败则有人托盘,恰如资深专家叶檀女士一针见血的文章标题《难兄难弟们,感谢政府和资本市场吧》,资源错配现象或许还将持续下去,对”感谢”并不领情的千百万股民也可能转身–选择离去,倘如此,根基动摇的大国崛起之”路漫漫其修远兮”,恐怕绝非危言耸听!

  同日,有消息称,平安A股再融资方案极可能被延。据说,这一消息随即得到了平安高层的证实。

  张认为,中国当前流动性过剩,为了抑制投资过热和通胀,央行不断提高准备金率或发行央票以紧缩货币供给,并以信贷额度限制抑制信贷扩张。但是,这种总量的紧缩政策造成了结构性难题,即信用高的以及接近权力的大型企业获得了信贷资源,而中小型企业则很难获得信贷支持。因此,总量紧缩的政策很难在没有负面影响的情况下继续实施,就如去年实施大规模的IPO一样,巨额再融资也可以起到吸收流动性的作用。如果巨量再融资和基金开闸发行,意味着继续回笼居民储蓄,这将限制民众的消费能力。如果再融资和解禁加剧股市大跌,中小投资者因被套牢而投资将缩水,那意味着消费能力进一步下降。

88bf必发唯一官网,  然而,平安又有声明表示,其融资行为并不会因证监会文件而取消:“公司会根据市场的情况,慎重考虑筹资时机、规模及资本市场的承受能力,严格按照法律的要求办事。公司的基础是稳固的,战略是清晰的,财务是谨慎的,各项业务发展是稳健增长的,公司将继续致力于为广大投资者创造长期稳定的回报。”
 

  如此,从股市的微观到转轨的宏观,平安都像一个失足青年。

  后来事态进展表明,平安是镇定的。

  相关人士频频解释:目前市场对平安融资方案有两大明显的误读。其一,提及此项融资计划,市场均以1600亿元冠之。可是,按照公告,平安是次增发的品种是12亿新股与412亿元分离交易可转债。其中,增发股票的价格将按正式发行前的市场价格确定。而根据2月26日中国平安68.04元收盘价,上述融资的规模已从公告发布之初测算的1600亿元降为1228.48亿元。其二,目前市场对再融资的恐慌在于,不少投资者简单认为3月5日中国平安股东大会之后,千亿扩容方案便可能被执行。而按相关程序,若3月5日股东大会通过这一提案,也只是将股东将发布融资计划的权利赋予公司董事会。董事会有权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择机将再融资计划上报监管层。按中国内地证券发行机制,即便方案上报,证监会对申报材料的审核也会是相当漫长的过程。其后的发审委过会,更因排队而需要漫长时日。而发审会如一审不过,则需要半年后重新过会。
 

  在“圈钱”问题上做恶意和善意的分辨意义不明确

  “恶意圈钱”比股民千万板儿砖凌厉得多

  不能说平安没有失算。

  正此时,证监会发出名为《深化改革和监管
推动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文件,对平安、浦发银行大秦铁路等一系列再融资行为正式发表看法:“上市公司再融资是资本市场的重要功能,是市场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重要方式之一,但绝不应是恶意圈钱行为。”

  从平安的意愿来讲,原先可能是考虑到由于国外股市剧烈动荡,目前是抄底并购一些外国金融公司的好时机,因此才决定再融资以实现宏大蓝图。但由于时机不当,在弱市下贸然推出方案,结果反招致恐慌性抛售,严重拖累市场,这可能是平安事先没有料到的。

  文件表示,虽然上市公司提出再融资议案是上市公司按照法律要求通过内部法定程序的自主行为,但上市公司在做出再融资决策前,应慎重考虑筹资规模和筹资时机,以及投资者的承受能力。目前,我国上市公司再融资制度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投资者可以充分发挥市场约束作用,对上市公司的再融资行为做出取舍。证监会在正式受理发行人融资申请后,也将视市场情况及融资方案的可行性、合规性,依照法律法规要求对发行人的融资申请进行严格审核。
 

  但平安再融资是符合法律的,是市场行为。如果行为不当,自有市场来惩罚。平安的增发价格或许要每股80元,如果投资者认为高了,50元,30元,投资者还会用脚投票吗?1999年,中海油首次冲击境外上市失利,主要原因就是投资者认为定价偏高。高估了市场,自然应由市场来解决。

  证监会的表态,比股民千万板儿砖凌厉得多。

  然而,证监会的“恶意圈钱”的大帽子让人感觉情绪化了点,不能为了保盘而急不择辞。什么叫“恶意”?平安融资的目的是投资,万一成功了,股民是要分红的,是要享受资产收益的。作为平安高层,当然希望成功,而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证实他们希望失败,逻辑上说不通。就算是因为有“恶意”而导致投资失败,上市公司严格的管理制度,也使他们圈钱不成,装不到自己兜里。

  正此时,随后国家税务总局对平安进行例行税务稽查,这被认为是“平安融资将大幅度延迟”的依据。尽管平安高层在回应税务稽查时表示,“如果再融资发生延后,也不会是因为税务稽查引起的。定于3月5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也不会因为税务稽查而延后。”

  “恶意”这个词是不能随意用的,这个词30多年前倒是常见的。如果有人说,去年政府大幅提高印花税,一年中拿走2062亿元巨款,而今在各界的呼吁中,在股市弱市中,仍没有下调印花税的迹象——如果有人把这也称为“恶意圈钱”,大家也会坚决反对的。

  而股民认为,证监会文件的出台似乎意味着中国平安等再融资计划的偃旗息鼓,进而被解读为比日前第三批证券投资基金获批更明确的监管层的救市行为。2月26日,平安A股一扫往日阴霾,跳高6.15%以69.40元高开。后虽随股指震荡下行,但尾盘依旧收于68.04元,上涨4.07%。同日,积弱多日的大盘也翻红,上证综指上扬45.65点,报收4238.18点。
 

  事实上,证监会的表态迟到了1个月。早在平安公布再融资计划前,证监会已然获知并表示同意,但并未有所作为,也并未“考虑投资者的承受能力”,随后市场出现大幅下跌,于是急而谴责企业。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一位律师表示,上市公司的“圈钱”行为,不是法律上的定义,而是市场对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的一种认识,是对再融资行为性质的一种通俗说法。而在“圈钱”的问题上,做恶意和善意的分辨,意义并不明确。“这样的形容更倾向于主观态度的表达,是一种情绪化的说法。如果一定要为此下个定义,则更倾向于指责重筹资轻使用,不顾企业应有的合理扩张速度,不顾市场与环境的变化,没有效率地投资,不重视股东回报,再融资与经营绩效提高关联度低的再融资行为。”

  平安大手笔融资开展海外并购理性的态度应该是支持

  市场还会有哭泣。这哭泣是平安闹的吗?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