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医保卡购物现象为何仍屡禁不止

天津旧医保卡停发 新社保卡开发(资料图)   詹丽冬
  细心的读者可许会发现,身边的药店越开越多,而药房里可选购的商品也从药品拓展到食品、化妆品。药店各种会员积分促销活动,令不少持有医保卡的市民各取所需,流连忘返。
  “医保卡也就一点钱,拿来看门诊有时候都不够,存着利息也很低,不如花掉买些有用的东西。
  ”刚参加工作两年的刘小姐在某药店对记者坦言。据记者了解,目前持医保卡到药房购买“杂货”现象越演越烈。而医保卡设立的初衷,是帮助普通百姓储存一笔“保命钱”以备不时之需,但实施以后却引发了不少问题。
  对此,广州医保中心何主任表示,持医保卡买杂货或者套现都是违规的行为。有专家学者建议,将医保卡个人账户一起纳入到社会统筹里面去,社会统筹以外的门诊费用,则采取自付或者报销的方式。
  现象:刷卡买杂货很普遍
  “每次去药店买药,都能看到师奶们大包小包拎着一大堆食材,排着长队去刷医保卡,她们买的都是冬菇、油米等,根本就不是去买药”,读者林先生向信息时报反映道。<<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链接:   医保统筹两年内实现医保“一卡通”
  医保卡买622种药可少付钱   人保部:全国将推广医保一卡通

2014年5月,自治区人社厅向全区各地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监督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社保卡在定点零售药店只能买药,违规定点零售药店将取消定点资格。

吃的用的都能买 随意刷卡逃避监管

时间已过去两个月了,新疆乌鲁木齐市各药店对这一规定执行得如何?是否仍然存在药店变身超市、医保卡成购物卡的现象?近日,记者对乌鲁木齐市的部分药店进行了暗访,结果发现,目前仍有很多可以使用医保卡的药店存在出售非药品的现象,出售的商品涉及范围非常广泛,从食品到生活用品,甚至还有家居用品,药店俨然变成了百货超市。

医保卡是由医疗保险经办机构为参保人就医、购药而办理的用于验明身份,记录、储存个人账户资金及使用情况的电子信息卡片。但记者对中心城区部分药房暗访时发现,大部分受访的药店搞起副业,医保卡成了“购物卡”,化妆品、食品等都能刷卡购买,而结算单上根本看不出来,能轻松地逃避监管部门的检查。
医保卡买生活用品“不差钱” 市民举报再揭刷卡黑幕
近日,市民张女士反映,余家头一家药店在柜台的显著位置摆放着洗发水、大米、食用油等生活用品,均可持医保卡消费。“由于药店卖日用品不给开详细发票,所以没有证据向有关部门举报。”张女士说,看着别人刷卡购买,她也买了,“反正是‘不差钱’。”
据了解,国家规定,医保卡持卡人可在医保定点医院和药店刷卡看病买药,所取的药必须是由国家设定的《医保目录》中规定的药品,保健品与其他物品不允许用医保卡刷卡购买,各医保定点医院和药店都不允许擅自扩大医保卡的使用范围。
超市型药店江城比比皆是 违规刷医保卡者屡见不鲜 5
月8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青山园林路的同济堂大药房。一进药房,迎面看到的就是摆满洗发水、保健品的柜台。记者拿起一瓶洗发水:“可以刷卡吗?”店员回答:“可以代刷。”随后,记者在药店里挑选了一瓶定价38元的洗发水和一盒定价5元的润喉片。店员拿到医保卡后,写下了签条,告诉记者次日可来领取医保卡。
5月11日下午3时,记者再次来到该药房,凭着签条,记者拿到了医保卡和一张由武汉市医疗保险中心监制的用户联,用户联上没有标注物品的名称,总价43元的洗发水和润喉片,被“转换”为13元的中成药和30元的西药。
随后,记者来到一街相隔的马应龙大药房。这里被辟为药品区和日用品区,日用品区面积约占三分之一,牙膏、洗发水、保健食品、化妆品等琳琅满目,俨然一个小超市。记者选择了一瓶花露水和一块香皂,店员在医保卡上划去了13.5元,其出具的武汉市医疗保险定点药店费用结算单上,两样商品变成了中成药和中草药。
当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汉口香港路的振兴药房,这里日用品柜台占了一半面积,一个标有“现金”字样的白纸贴在日用品的柜台上,记者选择了一瓶男士洗面奶,准备用医保卡消费时,店员告知记者需用现金。随后,在台北一路的中联大药房内,记者欲用医保卡消费,也遭拒绝。
下午4时30分,记者来到航空路普安大药房,该药房面积较大,非药品专柜也占了“半壁江山”,记者用医保卡消费了一瓶定价168元的男士爽肤水,拿到了两张票据,其中药店出具的发票上注明了是爽肤水,而在武汉市医疗保险定点药店费用结算单上,爽肤水变成了西药。
下午5时,在硚口双厂巷的智仁大药房,记者代刷了一瓶定价18元的洗发水。工作人员用剪刀将费用结算单的排头及药名剪掉,洗发水成了某清喉药丸。
几天时间内,记者在武汉中心城区暗访了十几家医保定点或代刷药店,发现绝大多数药店都销售日用品,一半以上的药店都可以用医保卡随意购买医保目录以外的商品。在大部分用医保卡消费非药品的药店中,购药结算单上只写本次刷卡余额等内容,所购物品并不出现,这为顾客违规刷卡大开方便之门,药店也能轻松地逃避社保部门的检查。
蛋糕有限竞争激烈难糊口 药店称“吃医保”被逼无奈
“医保定点药房都有违规接纳医保卡支付的情况!”采访中,一些药店老板坦言。有的说,现在各家药店都在争取成为医保药房,为的就是让顾客医保卡内的余额变成自己的钱。“药店多过米铺。”这句在武汉医药零售业的流行语,道出目前激烈的竞争状况。一名药店老板说,如果争取不到刷卡的消费者,药店就要关门了。
武汉市的医保药店是从2001年开始的,经过8年多的发展,已由最初20余家发展到了目前的200余家,医保代刷药店则“不计其数”。“药店数量多是一方面,医院还占据了一大部分市场。”一名药店老板进一步介绍,在发达国家,所有医院都不单独设立药房,这也是我国正准备实施的医药分家举措:医院只给住院病人提供用药,没有门诊药房,也就是说,病人在医院看病之后必须去社区零售药店购买药品。而目前,我国医院占了药品销售约85%的份额,全国20余万家药店只能争夺剩下约
15%的市场份额。
不少药店老板表示,即便这样,药店经营还受大环境的影响,如其他资本的介入、国家发改委的降价、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的处方药限售等,药店为了生存,在减少经营面积,降低成本外,“吃医保”就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他们认为,要改善行业生存状况,除了经营者提高品牌知名度、加强服务、规范管理等之外,国家职能部门出台符合社会现实情况的政策才是长远之计。
认为花自己的钱无可厚非 部分市民错误对待“救命钱”
对于该不该使用医保卡购买非药品,受访的参保人员有不同的看法。“这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很多人都这样做,不但方便,而且又不需要花自己的钱。”参保者王女士说。走访中,记者发现,一些市民有类似的观点,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医保卡里的钱是我们的‘救命钱’,一定要让它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在汉口仁寿路的一家药店里,刘先生购买了一些常用药,用现金支付了40多元钱。刘先生告诉记者,前不久,他的一名同事夜间突发肠梗阻,到医院看急诊,根本顾不上取钱,幸亏他的医保卡里有足够的钱,才没有耽误治疗。刘先生说:“我和老婆都有医保卡,卡上存了好几千元钱了,那是应急救命的钱,平时手头不紧张的话,我们就尽量不花卡上的钱。”“医保卡只能严格用于医疗方面的消费。”武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政策法规处彭燕娥处长说,设置医保卡的初衷就是为了市民在生病时获得一定保障,减轻其支付压力。“如果随便用的话,那就完全失去‘保障’的作用了。”
医保卡消费须“专款专用” 职能部门将细化监管办法
据了解,我国的医疗保险分为社会统筹基金与个人账户两个部分,由单位和个人按规定比例共同出资,保障市民基本医疗需求。其中,统筹基金用来支付住院费用,个人账户用于门诊、急诊费用和定点零售药店的购药费用。住院和门诊特定项目费用中需个人负担的费用,也由个人账户支付,如果个人账户资金不足,则由个人以现金补足。医保卡里个人账户的钱虽然属于持卡人所有,但必须“专款专用”。
彭处长进一步解释,医保卡里的资金虽然有一部分是市民自己缴纳的,但另一部分是国家财政注入的,尤其是退休者,其医保卡里的钱全是国家财政注入的。“很明显,这些钱并不是说是市民个人想用就用的。”

《武汉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办法》有明确的规定,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不得擅自扩大服务范围和通过伪造资料、费用单据等不正当手段获取医疗保险基金。造成医疗保险基金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并由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部门处1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药店,将取消其定点资格。”彭处长介绍。
2005年11月16日,武汉百理王大药行因为允许参保人员用医保卡购买日用品,成为武汉市首家被取消医保定点零售资格的药店。2007年7月4日,6家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也因同样原因被责令限期整改。
彭处长表示,针对目前医保定点药店违规较多的现状,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更为具体的药店管理办法。
记者了解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去年末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药品零售企业经营行为的通知》,从今年起,药店在销售药品、食品及洗化产品时,均须向顾客出具一份详细的产品档案,其中要包括产品名、规格、批次、数量、生产厂商、价格等内容,便于销售者、使用者,以及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对产品的安全性开展调查、追溯。

“超市型药店”比比皆是

7月12日上午,记者在位于新疆乌鲁木齐市黄河路的百信药品超市看到,店内除了各种药品保健品,销售架上还摆放了粮油食品、饮料、洗涤用品和护肤用品等,每种非药品商品都有商品标签,上面标注了商品名称、价格。被问及买这些商品是否可刷医保卡时,店员很肯定地说,可以刷卡,但同时要购买一盒任意价格的药品。

在和该药店一街相隔的济康大药房,记者看到店里分割了药品区和日用品区,日用品区面积约占三分之一,牙膏、洗发水、保健食品、化妆品等琳琅满目。记者选择了一款蒸锅,询问价格后,发现要比商场超市同款蒸锅贵,店员告诉记者说:“这东西是比商场贵50元,可是能划医保卡,不是不用花现金嘛。”也就是说,在药店出售的非药品的货物,价格一般要比超市价格高。

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五一路的百草堂大药房,透过临街的大玻璃就可看到里面摆放的电开水壶、电压力锅,店内的货架上放着各种食品、日用品及小家电,虽然在这些商品的货架上标示着“该类商品不能刷卡”。但记者问到要购买蒸锅,能否刷医保卡时,店员明确表示,可以用医保卡购买货架上的物品。

随后,记者来到天池路、新医路及铁路局附近的十余家药店做进一步了解,发现“超市型药店”比比皆是,违规刷医保卡的药店和消费者屡见不鲜。

药店靠“吃医保”维持生计

“现在光卖药不行,难赚钱。只有在医保卡上做文章,卖些保健品、化妆品、生活用品,销售额还能好一点。另外也有人觉得医保卡上的钱是自己的,买其他东西无所谓。”一位以前曾开过药店的杨先生告诉记者,药店为了生存,在减少经营面积,降低成本外“,吃医保”就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杨先生说,药店扩大医保卡的使用范围,在操作上并不复杂,计算出实际购买金额后,再套用医保目录中的药名,使之总额相符就可以了。为谋求更大利益,一些药店变着花招迎合消费者的心理,很多药店乐于卖保健品、日用品,甚至提高价格向市民出售,“这已成为某些药店套取医保基金并盈利的手段。”

同时,由于社保、药监等部门管理越来越严格,所以药店一般也是看人刷卡购物,但只要是老顾客、熟面孔,都能用医保卡结算。杨先生说,现在各家药店都在争取成为医保药房,为的就是让顾客医保卡内的余额变成自己的钱。一位药店老板说,如果争取不到刷卡的消费者,药店就要关门了。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20位消费者中,15位消费者表示,曾用医保卡上的钱买过日用品等。部分年轻消费者甚至认为,使用医保卡购买非药品是合情合理的。家住铁路局附近的李女士说:“医保卡里的钱是属于我的保险待遇,所以我可以随意支配,不买药,买化妆品也行。”但更多的老年消费者表示,医保卡就是拿来看病、拿药的,如果拿医保卡来买食品、日用品等,那样和百货超市的购物卡又有何区别呢?所以一般不会拿医保卡购物。

延续阅读

医保卡基金是为保证群众有病可医

我国的医疗保险分为社会统筹基金与个人账户两个部分,由单位和个人按规定比例共同出资,保障个人基本医疗需求。统筹基金用来支付住院费用,个人账户用于门诊、急诊费用和定点零售药店的购药费用。专家指出,医保卡个人账户的建立是为了减轻群众生病时候的负担,医保卡上的基金是作为“救命钱”保证其有病可医。

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和自治区有关规定,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账户资金是医疗保险基金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能用于参保人员在定点医疗机构看病就医和在定点零售药店购药。

针对医保卡购物现象,自治区区级单位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医保卡里的资金虽然有一部分是自己缴纳的,但另一部分是国家财政注入的,尤其是退休者,其医保卡里的钱全是国家财政注入的。按照规定,不仅仅是药店卖非药品类的产品违规,就连个人使用医保卡购买非药品类的产品也属违规范畴。

记者采访人社厅、社保局、食药监局等部门,有关负责人都认为,要杜绝医保卡购物,仅靠一个部门的管理远远不够,必须要加大对药店的管理监督,还要提高持卡人员的公德意识,主动拒绝用医保卡购物,同时,要发动广大消费者积极举报各种违规行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