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打官司暗通款曲:*ST天首股权之争唱哪出?

相关报道   保险中介巨头众合科技高管证实:副总裁李彬宾被拘
  ◆每经记者 胡琼
发自北京  本报昨日报道保险中介巨头之一的众合(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众合科技”)副总裁李彬宾被拘,可能跟其之前所在京联众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联众”)的一笔债务官司有关。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该官司又牵出了北京联众股权的离奇转让。  北京联众因欠北京凯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凯索”)软件开发费440万元,被告上法庭。2008年初,法院终审判决北京联众败诉。就在法院和北京凯索强制执行此项判决时,发现北京联众账面资产基本为空,且法人代表也由李彬(即现任众合科技副总裁李彬宾)更改为李世杰,公司性质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联众的股份是被转移到了一家名为北京天信伟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天信伟业”),以几位原始股东持股权加入的方式。天信伟业成了北京联众的股东,而天信伟业的一位股东又和北京联众几位原始股东签订了一系列股权转让协议,控制了天信伟业。”一知情人士称。  据介绍,众合科技现任董事长郑磊曾担任过天信伟业的法人代表。“如今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法人代表叫杨芬芳,据查是福建某中年妇女。”该人士称。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一个信息:北京联众的几位投保人曾都收到过北京联众发的一份传真,是关于保费账户更改的一个通知。内容称,原北京联众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已更改为北京天信伟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现在不管是北京联众,还是天信伟业,都找不到相关责任人,也没法执行法院判决。法院决定以当初北京凯索帮北京联众开发的那套软件为线索,最后在一家名为北京众合四海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的安贞营业部发现被使用。据了解,北京众合四海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就是众合科技的分支机构。  “法院在请众合科技副总裁李彬宾进行协助调查时,李彬宾对有关问题回答不清楚,且与法官法警冲突。同时被拘的还有当时北京联众和北京凯索诉讼时,北京联众的一个律师助理,该人士现为众合科技李彬宾的助手。估计该事件不日就会有结果。”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每经记者 胡琼 发自北京   金融危机让国内保险中介巨头之一的众合
(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众合科技”)在2008年上市的诺言成空,而众合科技与北京联众保险代理有限公司
(下称
“北京联众”)之间的问题也开始浮出水面。近日业界盛传,众合科技副总裁李彬宾被北京海淀法院带走调查,并被相关司法部门拘留,记者昨日从众合科技两高管处确认了这一消息。
  众合科技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李彬宾被带走是与其原先所在公司——北京联众有关,和众合科技的业务无关,且北京联众与众合科技没有任何法律与股权关系。至于北京联众是什么案子,他们表示并不知情。
  经记者多方了解发现,李彬宾原名李彬,2006~2007年曾担任北京联众的法人代表。北京联众与众合科技也并非“没有任何关系”。
  北京联众于2003年12月开始筹建,2004年5月经中国保监会批准正式成立。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联众为了融资需要,于2004年在海外注册“壳”公司中国众合有限公司。据了解,中国众合有限公司与众合科技其实是一家公司,两个名字。
  2006年6月,中国众合有限公司获得美国红杉资本以及SIG基金的投资,并于2008年一季度再次得到美国风险投资公司的追加投资。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曾表述,“要把中国众合有限公司打造成金融服务业的携程”。
  此后,中国众合发展迅速。到2008年,中国众合已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青岛等20多个大中城市成立分支机构与管理中心,全国性布局已经基本完成。中国众合还计划在200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但这任务并没完成。
  据记者了解,李彬宾被查可能与北京联众2007年的一场官司有关。据知情人士介绍,2006年,北京联众委托北京凯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一套软件,之后拒不付款,欠下北京凯索几百万元债务。2006年底,北京联众与北京凯索的诉讼开始,到2007年底二审结束,北京联众败诉。北京凯索找北京联众追讨债务,发现北京联众的资产已经被转移。
  北京联众是否转移到众合科技?《每日经济新闻》将继续关注此事件的最新进展。

三年前的一桩陈年旧案重审之后依旧维持原判,*ST天首难逃再度易主的命运。然而,仅仅过了一天,现任控股股东合慧伟业便宣称,与原告河北久泰早有协议的浩正投资将*ST天首的股权转回给合慧伟业。

至此,纠葛多年的*ST天首股权归属问题似乎已经峰回路转。然而,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拼接碎片化信息,尽可能还原*ST天首股权纠纷乱象的全貌,发现天首系与久泰系早已导演好一出“苦肉计”。

10月19日,*ST天首公告称,河北省高院一审重审判决,合慧伟业持有的*ST天首4000万股股份过户至河北久泰名下。若执行这一判决结果,河北久泰将持有*ST天首12.43%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然而,仅仅过了一天,*ST天首10月20日晚间公告,收到控股股东合慧伟业《通知函》,合慧伟业于2016年10月20日与浩正投资签订《合同权利转让协议书》,浩正投资同意将其与河北久泰签署的《协议书》项下的全部合同权利转让给合慧伟业。

资料显示,浩正投资目前股东有两位,张硕源持股90%,丁耐东持股10%。

2015年5月15日,浩正投资与河北久泰签署《协议书》,约定河北久泰将其在与合慧伟业签署的《合作协议》项下的合同权利转让给浩正投资,转让总价款为3.5亿元。

而河北久泰与合慧伟业签署的《合作协议》,正是引起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的关键,核心争议在于*ST天首4000万股股份的归属问题。

合慧伟业与河北久泰于2013年12月3日签署《合作协议》,约定河北久泰向合慧伟业提供借款及与*ST天首4000万股股份相关的事项等内容;之后,河北久泰与合慧伟业就上述《合作协议》及标的股权转让产生纠纷,河北久泰于2014年3月6日提起诉讼,请求合慧伟业偿还1.22亿元借款及相应利息,后于2014年9月24日变更诉讼请求,要求将标的股权过户至河北久泰。

对于河北省高院最新判决合慧伟业将其持有的*ST天首4000万股股权变更登记至河北久泰名下,合慧伟业表示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二审上诉。

而合慧伟业与浩正投资于10月20日签订的《合同权利转让协议书》,无疑是等于给*ST天首实际控制权买了“双保险”——无论未来二审判决结果如何,*ST天首4000万股股份的最终归属只能是合慧伟业。

至此,股权纠纷似乎尘埃落定,但过程却没那么简单。

前世今生

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背后,*ST天首两度改名易姓,更换实际控制人。

目前,*ST天首的控股股东为合慧伟业,持有公司40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12.43%,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这四年间,*ST天首已变换两任实际控制人,公司名称也由四海股份改为内蒙发展.

今年6月13日,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揭露了*ST天首存在未披露实际控制人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变化的事实。

2013年10月8日,合慧伟业当时的控股股东赵伟、马雅分别与王纪钊签订了《个人借款合同》,赵伟、马雅分别向王纪钊借款250万元,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利率20%。同日,赵伟、马雅又分别与王纪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赵伟、马雅分别将两人各自持有的出资额为2500万元的合慧伟业股权出让给王纪钊;同时,合慧伟业《股东会决议》中,赵伟、马雅签字确认将两人各自持有的合慧伟业50%股权分别以250万元价格转让给王纪钊。

赵伟、马雅以出资额十分之一的价格将两人所持有的*ST蒙发第一大股东合慧伟业100%股权出让给王纪钊,但是上市公司并未及时披露实际控制人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变化这一事实,2013年度报告也未披露该情况。

该股权纠纷直到2015年6月初才曝光。当时,上市公司披露一则诉讼,原告王纪钊与被告合慧伟业及第三人赵伟、马雅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一案,2014年5月21日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受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6日作出判决,公司于2015年5月29日收到合慧伟业转来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书称,合慧伟业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配合王纪钊办理赵伟、马雅所持合慧伟业股权变更登记事宜。

*ST蒙发此前公告还称,赵伟、马雅当时因资金极度紧张,为向王纪钊借款500万元,将合慧伟业股权作为担保,以解燃眉之急。该股权转让协议首先并非真实意思表示,其次是协议内容显失公平不能成立,三是赵伟、马雅本人愿意履行《个人借款合同》的约定,归还本金并执行违约条款。马雅还表示,法院如此判决让其无法接受,决定在限期内向法院上诉,合慧伟业将全力解决该诉讼问题。

不过,赵伟、马雅与王纪钊的纠葛还没了结,天首系就空降*ST蒙发。

2015年9月1日,*ST蒙发披露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因自然人邱士杰对合慧伟业增资,合慧伟业股东结构由原股东马雅、赵伟各50%股份变更为邱士杰75%、马雅12.50%、赵伟12.50%的股东结构,注册资金由5000万元变更为20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由马雅变更为邱士杰。

2016年9月5日,*ST蒙发实际控制人邱士杰又将持有的合慧伟业75%股权,转让给了北京天首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后的合慧伟业股东结构为北京天首资本管理有限公司75%、马雅12.50%、赵伟12.50%。

此后,*ST蒙发便改为现名“*ST天首”。

珠胎暗结

邱士杰又是何许人也?这得从马雅、赵伟夫妻二人接手四海股份说起。

2013年5月2日,合慧伟业与四海股份原控股股东浙江众禾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合慧伟业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2亿元现金收购浙江众禾所持有的4000万股四海股份无限售流通股股份。

而当时合慧伟业注册资本仅有5000万元,收购四海股份的2亿元资金为筹集的借贷资金。合慧伟业与深圳深德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利息为每年9%,合慧伟业以其拥有的价值约2.36亿元的山东省济南市阳光舜城锦绣苑住宅楼商品房权益作为协议项下的还款担保。

此后,到了2013年12月3日,合慧伟业便与河北久泰签署《合作协议》,借款合计2.5亿元,以其持有的四海股份4000万股股份为该借款提供质押担保,由此埋下了股权纠葛的伏笔。

蹊跷的是,就在同一天的2013年12月3日,四海股份还公告了上市公司与包头市久泰实业签署的《煤炭贸易合作协议》,交易规模约50亿元。据公告,久泰实业法定代表人为黄伟,于2013年8月27日成立,系土默特右旗高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高源矿业成立于2007年3月,主营业务为煤炭的采掘和销售,实际控制人为沈英民。而沈英民正是河北久泰的实际控制人。

当时,高源矿业从事露天煤矿开采,煤矿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土默特右旗大青山煤田阿刀亥矿区,矿区面积2.6176平方公里。2013年4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领导小组下发《关于包头市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拟定方案》,确定高源矿业作为包头市的四家煤炭企业兼并主体之一,同意高源矿业露天矿兼并周边约50平方公里空白区域。

但是,双方合作不欢而散,最终诉诸法庭,打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直到天首系掌门人邱士杰出现。

一些蛛丝马迹显示,邱士杰与沈英民在过往中似乎有交集。

2015年5月9日,香港高能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高源矿业、北京金吉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山西大寨经济发展集团在中国大饭店举行浩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基金”和“中国国际能源矿业基金”启动新闻发布会。浩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便是沈英民。

但是根据公开的工商信息查询可知,浩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法定代表人是王海新,而股东是由两名股东王海新和王太敬组成。天首控股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正是王海新,而股东是王太敬、邱士杰和孙喜民三人。

Leave a Comment.